盘他app下载手机版下载

() 在琴瑟色把自己还需要时间,而且需要时间的原因说出来后,米灵馨不仅是对她没好脸色,就是凤幽萝也受到了她的无声谴责;

而凤幽萝在明白这点后,也是有一丢丢尴尬的;话说她是真没想到这个啊,米灵烟若她不是黄凤凰,就她一小辈,还是虚元子的弟子,肿么可能会被自己当平辈论交?那很丢份儿的好伐~!

也就是虚元子那怪老头不在意这些,要是十三英的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不挤兑死她才怪~!

辣么,她自己这么认为,那在她的感觉中,琴瑟色应该也明白这点,所以她才没有特意解释了一下;

不过,她自己现在却是直接打脸了;特喵的,现在需要多耽误的时间,就是她当初想当然,结果坑了一票的时间~!

……还真是,没法儿怪到琴瑟色头上呢~!→_→……

在尴尬的短暂对视之后,凤幽萝忍不住扶额;

“行了行了,那时我不是着急赶过来一下子给忘了么?现在纠结这个又没有什么用,瑟色你尽快吧~!”

凤幽萝开口说道,琴瑟色挑挑眉,也不再耽搁;而米灵馨面上虽然依旧不爽快,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拉着脸站在了一旁;

琴瑟色扫了她们一眼,下意识的在目光就一直没有从米灵烟身上离开过的风求衣身上凝了凝,而后敛眸翻手取出了一张琴凳,在凤幽萝淡定,米灵馨豁然瞪大了眼睛注视中,抚袖坐了下来;而后只若有所思的看着米灵烟没了动静。

凤幽萝神色不变,米灵馨则脸色剧变,随后又徐徐恢复正常,只面无表情的看着琴瑟色,似是与凤幽萝一般淡定了下来;

周围彻底安静了下来,不过在场人都明白,时间一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距离最后期限也不过只有两天不到的时间了;

白纱丝质诱人

琴瑟色完静下了心来,已然忘却了身处何处,背负何种责任;

她一直看着米灵烟,但却又好像是在透过她看着更遥远的未知,感觉格外陌生,甚至让人有种心虚的感觉;

而在这般情况持续了三四刻后,就见琴瑟色突然翻手,而后一道翠芒闪过,她竟是取出了一把碧玉琵琶,看的一直注视着她的凤幽萝和米灵馨都是一愣;

……不是说好的琴吗?!这琵琶是什么鬼?!

而在凤幽萝和米灵馨瞬间懵逼的时候,琴瑟色却是半垂眼眸,怀抱碧玉琵琶,伸手拨弄起来;

断断续续的琵琶声,并不成曲,似是在试弹新调,却也像试那琵琶,让不懂乐的米灵馨忍不住皱眉,就是听了几年琴瑟色的仙乐的凤幽萝也是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看琴瑟色这试音的节奏,似乎距离完美成曲似乎还需要不少时间啊~!但是……时间,才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啊……

曲不成调的琵琶声又持续了一会儿,让风求衣都被吸引的转过头来惊疑看着,而在他们摸不清楚琴瑟色这到底进展的怎么样的时候,不想琴瑟色却是突然就把碧玉琵琶收了起来,让三人都是一呆,随即就见她翻手取出一根油光水润的青竹萧,站起身,同样曲不成调,断断续续的吹了起来;

这情况让围观的三人都有些直眼,琵琶,萧,不是说好的琴吗??这到底什么情况?!

三人不明白,不过也没有鲁莽出声打搅琴瑟色的意思;只看着她继续着,而后没一会儿,在琴瑟色再次换了一种乐器的时候,三人就都有些淡定了;

仙乐师的世界,他们表示很难懂……

琴瑟色就这般一种一种的乐器试音下去,一直到第六天来临的时候,到围观的三人都忍耐不住,欲要出声询问的时候,琴瑟色却是似有所察的再次收起了乐器,而这次,她拿出的却是一张琴几,让原本都张口欲问询的三人也是一怔,随即只又压下了不耐,拧眉看着她;

琴瑟色依旧半敛着眸,不露丝毫情绪,而后突然摆手,就见空无一物的琴几上突然浮动起了一层奇异的光晕;

对仙乐师不甚了解的米灵馨和风求衣疑惑的看了看那琴几,而因为乐仙府,因为琴瑟色而对仙乐师有些了解的凤幽萝却是知道琴瑟色在做什么,但是却也是同样的疑惑不解;

这种专属于仙乐师的小仙术,只能作用到乐器上,作用仅仅是遮掩住乐器的真正面目,让乐器呈现出另一种模样,或者完遮掩,让其他人只能闻其声,而不能看到仙乐师演奏;

而这种被称作‘优雅的面纱’的,一般都是会在仙乐师之间‘交流’或者对战的时候才会用的到的特别的小仙术;

凤幽萝完想不明白,琴瑟色为什么要使用~!

不过,虽然不明白琴瑟色为何这般做的目的,但是当琴瑟色再次取出一个乐器放到琴几上,而琴几上显示出来的乐器却是一把模样普通,材质普通的七弦琴的时候,

凤幽萝不由想起了当初在凤聚仙山时,琴瑟色给她弹琴的时候使用的那把明显

有着来的名贵的琴,紫眸不由深邃起来;

虽然她依旧觉得这是多此一举,但是,对于仙乐师来说,乐器等于宝物,辣么财不漏白什么的习惯,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更深的原因,则是凤幽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她是知道琴瑟色的来,并且庇护于她,但是乐仙府对她的寻找却从未停止;

她对琴瑟色和乐仙府是不曾想过要如何,但是,琴瑟色带着乐仙府的痕迹是不可否认的,辣么,她会用优雅的面纱遮掩,其实是不是因为她用的那把名贵的琴在乐仙府是挂着号的?所以她在担心会泄露出自己?所以才这么做?!

唔……凤幽萝忍不住仔细回想了一下琴瑟色的那把琴的模样,最后在发现自己除了能确定那把琴的材质稀有,是一把颇为名贵的七弦琴后,并没有其他收获;

而至于真相是不是她以为的那般,至少她是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

一声轻浅细细的拨弦声突然打断了凤幽萝的猜测,让她忍不住露出疑惑之色;

这琴音为何与她以前听过的那些不太一样了??

凤幽萝忍不住盯着琴瑟色手下那把七弦琴,即使并不能看出那把琴真正的模样,但琴瑟色是在弹琴是确定的,这让她不由狐疑起了自己刚刚是不是感觉错了;

琴声继续,那些差异依旧存在,但是更多的却是能确定的弹奏弦音的声音,除了的确是在弹琴,大概是因为乐曲不同,或者是因为这是新曲,所以才有细节上的差异吧;

凤幽萝给了自己脑补完善的答案,而后只不再纠结,反而看着琴瑟色弹琴的优美模样进入了欣赏模式;

虽然已经听过很多次,但是,还是一种很享受的事啊;

凤幽萝因为米灵烟而一直潜意识紧蹙的眉目终于舒展了几分,而一旁对仙乐师还处于只知道那是仙人的一个分支,是一种以仙乐为自身之道的仙人外,再不知晓其他;

而后他们见凤幽萝心神已然倘漾在那琴声中,眉目一直的紧蹙也舒缓开来,只露出明显的享受愉悦之色后,他们也不由放下心来,心神也慢慢被那琴声吸引,缓缓融入了其中,带着新奇的别样感觉,沉浸到了那琴声中;

琴瑟色的这曲乃是新作,并不流畅,但也没有断续,只仿佛新生懵懂旧学,细细缓缓,慢悠却又笃定;

那种细缓的曲风带着一种特殊的舒心安恬之感,如春风细雨,润化心灵;又如细滑羽毛,撩拨心尖,未被瘙痒,只觉微颤悸动,那种感觉让人无法拒绝~!

而随着细缓渐熟悉,那春风细雨也突然加剧,宛如众雨洒落干涸土地,重更俞重,然求亦更渴求,加剧不见负担,反带动而动,让人欲罢不能~!

忽而,那欲罢不能突然又转,那淅淅哗哗勐然一顿,随后在所有欲罢不能还未反应过来,还在那感觉中的时候,竟是又勐然一沁~!

好似瞬间沉入冰湖之底,透骨清凉,清醒无比,让人醒神醒魂;

随后下一瞬,冰凉淡去,依旧留底,但紧接着忽然一峥,那琴声只把所有人的都弹出感觉,瞬间清明,而后下一瞬,感觉又被瞬间压了进去,比刚才还更深邃,难以唿吸,但却又多了什么,隐隐感觉到让人欢愉,但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而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两息;

在下一瞬,所有人却突然感觉到了悲意~!

好似那春风细雨突然被无情阳光打断,默然褪去;

好似那阵阵绵雨突然被震散乌云,土地无力张合干涸大嘴,却再没有甘露,只余满目狼籍,无奈悲然;

又好似,那清凉冰湖瞬间转化炙烈火海~!

狂暴无情,裂炙焚干,只有最后一抹不甘,不愿,不忿,却只能彻底湮灭于火海中,彻底不见~!

黯淡沉默,无奈悲起,不甘,不愿,不忿,这一瞬突然部再现~!

如同百花齐聚,如同千叶簇拢~!

然后在下一霎,所有的,好的坏的,喜的怒的,悲的乐的,部爆发了出来~!

太过饱和的充满,瞬间的窒息空白,然后下一瞬,只余下那最浓烈,最真挚,也最需要,唯一需要着的强烈悲愤~!

为失魂无魂,凭何奈何?

为好友生命垂危,最应出手之人却因大局而拒,拖延耽误;即使明白这是最好的选择,但亦忍不住悲愤~!

凭何?!

友之生命会被至亲至爱之姐妹放弃?!

所谓大局牺牲的小节,事后的悔,事后的泪,又有何用?!

悲之愤之,为其被抛弃而悲,为之被至亲所抛弃而愤~!

大局为何?与我何干?真相为何?又能如何?

犯过的错如划下的刀,即使伤好了,伤疤能消失吗?!

即使最后一切都好了,那曾经的放弃,也依旧会是一根刺~!时时扎在心口,鲜血淋淋

,谁又能忽视?!

琴瑟色突然抬眸,乐声未断,但面上却已是精芒异色;

身旁三人早已被她的悲愤曲拉入其中,他们所想所欲,皆在她的俯榄中;

然而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应该能助到米灵烟的不是她妹妹,也不是她的好友凤幽萝,竟是那她,或者说她们都忽视了的风求衣~!

不,这其实也并非没想到,琴瑟色重新垂下了眸,指尖跃动愈发迷人;

当在意她的程度已经达到,甚至超出自己本身的时候;妹妹和好友又如何?

而她,其实不也是因为风求衣对米灵烟的态度才有的灵感的吗?

再其实,若她能摆脱自身永远附带的‘悲’曲,或许,她亦能创作出对米灵烟直接就能起到作用的仙乐,而非现在这般,被‘悲’所限制,反而还需要通过间接方式,借用别的力量,给予助力去相助~!

哀伤和悲伤的区别,是她所无力,亦是让她连悲愤都没资格的无奈……

唉……

无声的叹息,却比有声还要沉重的落到了心头;三人都感觉到那声叹息,充满悲音,丝毫不比那悲愤乐声逊色;

而尤其是以风求衣的感觉最深,让他那被引导出来的情绪似乎被注入了一种更加有力的力量,让他更有底气,也更加无所畏惧的肆意释放着自己的所有感觉~!

在琴声中突然出现的音爆轰鸣,如同海啸,更似绝浪,轰然耳际,砸击心头,沉重而无力反抗~!

啵啵

一道道无色却有形,蕴含着一种最为坚志的能量气息,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奇特而安心的力量,勐然就从三人头顶冲出~!

如股股狼烟,冲天而起,然后又徒然柔软,带着奇特韵律,似是与那乐声应和,悲愤迅速蜕变,最后只余纯粹而坚定的力量,温柔的就灌入到了前面那巨大的黄凤凰躯体内,与她口鼻中喷渤吞吐的金色气息形成一种奇妙的唿应,最后融洽的融为一体,在米灵烟身体内外形成一种完美的循环~!

而当那完美循环形成,一直沉浸在乐声中的三人也豁然醒来,眸光迷离,却带着一种奇特的清醒,而后凝滞几息后才真正的清醒过来;(。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