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丝瓜视频ios二维码下载

ps:稍后更正

这种局面却出现了根本性的改变,首先,曹亮招募乡勇,并不是为了拼凑临时的防御力量,而是把这些人当做正规的军队来培养的。

曹亮配备给乡勇的武器装备,都是同正规军一般无二的,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操练方式也和正规军队没有区别。

所以,并州的乡勇,其实和正规军是没有多大差别的。

此次的募兵,曹亮正是利用了朝廷的这一个漏洞,扩大了军队的编制,借用乡勇的名义,也是避免朝中有人会弹劾,毕竟此次鲜卑来犯,大敌当前,仅凭并州现有的军队不足以抵抗,招募乡勇,合情合理。

三年的时间,曹亮陆陆续续地召募到了三万多人,抛除那些和鲜卑人交战之中阵亡的,可用之兵也达到了两万五千人以上,也使得平北军总兵力达到了五万人。

拥兵五万,这也就让曹亮有了反击鲜卑人的资本。而且经历过三年战火的洗礼,这些新兵也逐渐地成长了起来,曹亮现在基本上已经是万事俱备,只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了。

而整个晋北的战局,也发生了潜易默化的变化,如果用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来形容鲜卑人的话,似乎再恰当不过了。

正始四年的时候,鲜卑人初入晋北,来势汹汹,势头很猛,攻势极为强悍,一路狂飙奔进,肆虐晋北诸地。

不过到了第二年,进攻的势头就没有头一年那样旺盛了,似乎前一年四处碰壁一无所获给他们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阴影。这一年,鲜卑人打得比较老实,他们一改前一年那样无头苍蝇似的乱攻,这一年时间,他们几乎集中了全部的兵力,北线重点攻打雁门关,南线重点攻打九原,希望在南北两面,可以打开突破口。

但事与愿违,魏军顽强而坚固的防守,让鲜卑人依然是无功而返,鲜卑在冬季来临之前的撤退,显得是垂头丧气。

相比于正始五年的士气低落,正始六年鲜卑人的进攻更显得萎靡不振,原本二月就投入进攻的他们,直到三月中旬才姗姗来迟。

紧身牛仔裤美少女翘臀小蛮腰私房照

这一次,拓跋力微放弃了进攻雁门关,而在此前三年,鲜卑人的进攻最为重要的一个目标就是雁门关,这次放弃攻打雁门关,也等于是拓跋力微承认了雁门关的牢不可破,再打下去,只能是徒增伤亡而已。

此次拓跋力微将进攻的重点,放在了晋北铁三角之上,鲜卑人同时进攻九原、定襄和原平,让魏军首尾不得相顾,失去了犄角相援的机会。

如果早两年拓跋力微采用这样的打法的话,是很有可能攻破这个铁三角的,因为当时魏军的主力集中在雁门关,九原三城只有少量的驻军,如果鲜卑人倾注全力进攻三城的话,魏军是很难抵挡的。

但是拓跋力微最终还是错失了这个机会,等他改变策略,弃北而攻南之时,九原等三城已经通过招募乡勇的方式补强了战力,等鲜卑人前来进攻时,这三座城池完全是固若金汤坚如磐石,鲜卑人就算是把吃奶的力气给使出来,也未必能攻得破这三座城池。

而且这次拓跋力微同样也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自以为同时进攻三座城池,可以让魏军首尾难顾,相互无法增援,但同样的,鲜卑人兵分三路,犯了兵家的大忌,集中一个拳头的力量去打人都未必能打得到,现在分为三股兵力,本身就严重地削弱了进攻的能力,面对日益坚强的魏军,鲜卑人只能是望城兴叹了。

谋士范建给拓跋力微出主意,让他绕过九原,直接向南进攻晋阳,晋阳可是并州的州治,其繁华富庶是其他所有的城池加起来都比不上的,如果鲜卑人可以拿下晋阳的话,势必可以扭续目前不利的战局。

这主意一听就让拓跋力微怦然心动,此次他进攻并州,最终的目的当然是要拿下晋阳的,但是现在鲜卑军受困于晋北诸城,不得寸进,如果鲜卑军绕过九原而向南进攻晋阳的话,且不说晋阳城的防御肯定不会低于九原定襄这些城池,光是鲜卑军这一条漫长的后勤补给线,就是一个让拓跋力微极为头痛的事。

长达四五百里的补给线,极易受到魏军的偷袭和攻击,在这几年间,魏军神出鬼没的骑兵,就已经是多次地袭击鲜卑人的运输队了,给鲜卑人带来不小的损失,原本已经是极为困难的后勤补给雪上加霜。

而且这还是补给线较短的情况下,如果将补给线再向南延伸两三百里,其脆弱程度则更加的不堪重负。

所以拓跋力微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采纳范建的建议。

晋阳做为魏军的州城,其城墙的坚固程度要远比九原等城更强,防守的兵力更多,以现在鲜卑人的攻坚能力,晋北的这些城池他们都没有拿下来,想要攻破难度更大的晋阳城,无异于痴心妄想。

晋阳虽好,但攻城也得一步步来,没有拿下雁门关,没有拿下九原,就永远也无法打开通向晋阳的大门。

打到了这个程度,或许拓跋力微早就暗生懊悔之意了,放着草原霸主不当,非要跑到中原来,碰上那么一鼻子灰,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时值八月,秋高气爽,气候是无比的宜人。不过拓跋力微或许感受不到,他现在的心思,已经是放在了撤军的上面。

秋天来了,冬天还远吗,拓跋力微似乎已经看到了寒冬的降临,这连续四年向着魏地进军,也已经掏空了他拓跋鲜卑部多年积蓄,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这个冬天,无疑将成为拓跋部最为寒冷最为难捱的一个冬天,虽然现在距离冬天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但拓跋力微似乎已经是不愿意等待了,他下达了撤军的命令,要求诸路鲜卑大军尽快地退出晋北,回归大草原。

至于明年还来不来进攻,拓跋力微自己也没有想好。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