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不犯法吗

“有名?”蔡娜一副活见鬼的模样看着林清菡,“清菡,你这问题也就问我了,要问别人,你得被笑话死,费雷思先生背后的财团,虽然没人都不知道,现在只知道的是,都海有许多大型企业,都有费雷思先生的投资,就是班鲁那些人,都是靠着费雷思先生,这费雷思先生一撤资,他们就都倒了!清菡,你找了个什么样的老公啊,连费雷思先生都得叫大哥的人!”

“这……”林清菡看着费雷思,如果不是今天所见,她怎么都想不到,那天在辛凯酒店包厢里还耍宝卖萌的人,竟然有着这么大的能量。

蔡娜猜测,“不会是哪国的皇子吧?费雷思先生和很多国家皇室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皇子?”林清菡摇了摇头,脑海中不禁出现张玄的身影,就他那样,动不动穿个沙滩裤人字拖的乱窜,还皇子呢。

蔡娜又猜:“那就是哪个大财团的继承人了!”

“也不是。”林清菡继续摇头。

“那是谁啊?”蔡娜有些泄气,在她眼里,也就那些财团继承人,或者皇室的皇子能和费雷思先生称兄道弟了,至于什么小明星啥的,在这些有钱人眼里,就是戏子而已。

“是……”林清菡咬了咬红唇,“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蔡娜明显不信,“骗谁啊你。”

夜晚八点。

一辆大巴行驶在银州通往安市的高速公路上。

张玄坐在大巴车上,闭目假寐。

薰衣草花园中的甜美少女

白池告诉张玄,暗中那个向林清菡动手的人,此刻盯他盯得越来越紧了,想要悄无声息的前往燕京,必须得注意隐蔽行踪,大巴无疑是一种很好的方法。

张玄看了看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到安市,大巴的终点站是安市的火车站,乘坐火车,前往燕京,虽然耗费的时间长一点,但不会暴露行踪。

大巴车上的人都很安静,这种长途会让人显得很疲惫。

车上,一名扎着马尾的大眼睛美少女吸引了张玄的注意力。

这个美少女坐在张玄侧前排,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裙摆留到膝盖处,一双黑色的筒瓦,搭配黑色小皮鞋,显得俏皮可爱。

“祝灵……这丫头,怎么会在这出现?”

张玄口中喃喃,眼中露出疑惑,就坐在他斜侧方这个小萝莉,正是张玄一个好友的孙女。

张玄拿出手机,登上一个特殊的网站,这是一个类似于社交平台的东西,上面发布的东西,如果被人看到,会大吃一惊。

悬赏A级逃犯,赏金五百万。

找寻一百五十年份以上的野山参,价格随意开。

在地下世界,有那么一批人,被称为赏金猎人,他们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只要钱开到位。

这个网站,就是专门为赏金猎人设立的,想要进入这个网站,必须有专人介绍,经过层层审核才行,且自身实力要达到一定的标准。

张玄翻了几页,在一个赏金任务上,看到自己要找的消息,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果然。

祝家老爷子,悬赏千万,找寻孙女的下落。

张玄看着正在那开开心心捣鼓自己手机的祝灵,心中一笑,老祝这家伙,现在估计急的要死吧,这掌上明珠能跑这来,肯定是偷溜出来的。

张玄双手抱住后脑,靠躺在座位上,略有性趣的盯着祝灵,发现这妮子正玩着一款枪战游戏,还不停的用语音跟游戏里的队友交流着。

“快快快,九八K给我,小哥哥,给我好不好嘛……”

张玄摇了摇头,他感觉,自己真的是有些脱节了,现在大家都爱玩的游戏,他反倒是没什么兴趣。

晚上九点二十分,大巴在安市火车站停下。

张玄走到取票机前,输入白池给他提供的证件号,张玄看到,祝灵也在取票,瞥了一眼,对方前往的地点,和自己一模一样,都是燕京。

火车是晚上十点半的,张玄要在候车室,最少等待半个小时的时间,火车才能进站。

找了个座位,张玄坐了上去,思考了下接下来要做的事。

从安市到燕京,需要两天两夜的车程,燕京那家姓苏的消息,白池也都发给张玄,姓苏的在燕京,是一个大家族,且家族势力还有些强。

通过各种渠道,张玄还打听出来,对方跟地下世界中的苏家有些关系。

苏家在地下世界,和利刃有着差不多的地位。

当知道这些后,张玄心中疑惑更甚。

一直以来,华夏很少有势力会参与到地下世界的争斗中,他们为什么会对林清菡动手呢?

张玄计划,自己这次去,先不着急对苏家下手,得把这事搞明白了才行,只要是关于林清菡的,张玄都要打听的一清二楚才行。

张玄正在脑子里思考自己该怎么做呢,耳边就传来一阵吵闹声。

“大叔,这肯定是假的,哪有易拉罐环能换五万块钱的,你可别被骗了!”

“去去去,小丫头你懂什么,你不发财别挡着别人发财啊,不买给我,我说老大哥,你给我,我买,五千换五万,傻子才不干呢。”

“卖我!卖我!”

“我要!”

张玄扭头一看,就见一旁,正围着不少人,一名穿着朴素,还背着一个大包裹的大姐,正站在那里,一群人都围在她身边。

张玄看了一眼,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大姐喝可乐,结果一开易拉罐,易拉罐的拉环上显示中奖五万,大家不知道咋回事,就找人问了一下,那个人说,大姐中奖了,中了五万,只能在本地兑奖,拿本地身份证就可以。

大姐说自己没有本地身份证,那个人就意思自己两千块钱从大姐那把易拉罐环买下来。

一旁一个大叔看着眼红,上来说自己愿意出五千,还是现金。

大姐一听这话,就同意把易拉罐环卖给大叔。

结果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祝灵看不下去了,就出声提醒那个大叔。

张玄哑然一笑,这都堪称上古留下的骗术了,咋现在还有人往出使呢。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