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在线高清完整视频

穹光打碎山壁,照落下来,拧曲成无形的牢笼。

黑色的石棺上,盘坐着枯瘦的背影。

困在牢笼中的那位“不朽存在”,亘古保持着背对众生的姿态,如果不是山壁四处回荡着生死寂灭的呼吸潮水……那么宁奕此刻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副静止的画。

很难想象,这位前辈已经在这里枯坐了这么久。

听他的语气……“五百年”,也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弹指一挥便逝去的时间,不值得有丝毫的感叹,留念。

那么他又在这里坐了多少年?

宁奕在未曾遇到徐藏,未曾了解修行界的时候,在清白城大街小巷游荡过一段时间,街坊里流传着古老的神灵传说,而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不朽”意味着什么。

直到踏入蜀山。

他才知道,不朽这两个字,意味着可望而不及,所有修行者梦寐以求却又不可触摸的境界。

惊才绝艳如徐藏,周游。

修为通天如太宗,叶老先生。

两宗天下,亿万生灵,已经有数千年,甚至更久……没有亲眼见过“不朽”的丰碑存在。

夏日水上乐园狂欢水着少女欢乐照

而在这一刻。

宁奕也明白了陆圣先生,要将后山如此严密地守护起来的原因。

陆圣先生来过这里。

见到了“光明笼牢”里的存在。

不朽,是真正存在的,绝非虚言!

宁奕看着那个坐在石棺上的孤寂身影,脑海中涌现了无数的问题……关于“笼牢”,关于“修行”,关于那个黑袍人的来历。

而他竟不知从何问起。

那个令人生畏的枯瘦身影,微微侧首,黑袍内投出了两道冷漠的眼神。

“这里没有你要找到人。既问完了问题,便可以走了。”

“休要扰我清净。”

说完之后,重新恢复了沉寂的模样,宛若一尊石雕。

宁奕连忙站起身,将之前阵列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收起来,他笑呵呵道:“前辈……您许久不曾见到生人了,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话?”

光明笼牢内的石棺,和石棺上的人,没有一丝动静。

“那晚辈便走了……”宁奕作了一揖,明知故问道:“前辈不希望外面有人知道您还活着?”

石棺上的神灵冷笑道:“你再多一句废话,信不信我把这座山头全都砸碎。”

宁奕立马住了嘴,只不过仍然是之前那副笑呵呵的模样……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宁奕跟温韬吴道子在厚脸皮的程度上不分伯仲,只不过此刻的场景若是换成后者,绝不会有胆量腆着脸搭话,而是脚底抹油立马溜之大吉。

他试探性地后退,却从剑气洞天内,取出了一罐陈年美酒,摆在了地上,而且缓缓拔开了壶口的木塞,顷刻之间,酒香四溢。

神仙亦有凡欲。

宁奕在刚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光明笼牢内摆放着的那些酒罐,自锁在这里的那位存在,如果不出意外,应当是无法踏出笼牢的……虽然不知道那座笼牢到底因何而存在,但既然无法出笼,便看不到外界的变化,想要喝酒,自然就只能靠外人来带。

那些酒……应该就是五百年前陆圣先生带到这里的。

宁奕柔声道:“前辈,晚辈走了。”

他准备离开这里。

叶先生不在这里……这座后山很大,按照寻龙决的轨迹,只有一处安全的通道,能够通往这里,石棺上的存在没有必要欺骗自己,宁奕只能猜测,这里还存在着其他的“奇点”,而叶先生触碰了“奇点”。

宁奕弯腰放下酒塞,却听到了一句生涩,恼怒的声音。

“把酒送过来。”

他身子微微一僵,抬起头来,浮现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好嘞。”

宁奕捧着大酒坛,快步向前,不出自己的意料,这位锁在笼牢里的前辈,没有办法把“手”伸到笼外。

得到了这位前辈的允许,宁奕也终于有机会,窥探一下这座笼牢的近况。

那座黑色石棺,朴实无华,并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仙金,什么极品材质铸造,只不过上面烙刻着古老的文字,这是宁奕根本就不曾见过的文字了。

比古梵语还要古老!

那些酒坛,酒罐,摆在角落里,纸封早就风干枯化了,放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那位前辈的心性倒是极好……宁奕试想了一下,如果是自己枯坐在这里,五百年不曾有人开口说话,在保留意识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疯掉?

宁奕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他立马又想到,如果自己是那位存在,五百年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聒噪的蝼蚁……

他心底叹了口气,选择乖乖闭嘴。

抱着酒坛,来到了巨大的笼牢前,令宁奕惊叹的,是这座笼牢的光柱粗壮,缭绕无数密文,与石棺上的文字如出一辙……都是来自于极其遥远的古代,这位不朽诞生的岁月,实在太久了!

“把酒……横放在外面,让它滚进来。”

石棺上的古老存在,仍然背对着宁奕,他的声音听起来短促而又急躁,“不要碰到笼柱。”

宁奕蹲下身子,按照他说的去做——

圆墩酒坛缓缓滚过光明笼牢,竟然没有被损坏,柔和的光线照在坛子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杀念迸发。

滚入笼牢内,那位前辈便忽然抬手,那坛酒席地而起,被巨大吸力碾地粉碎。

这一刻,宁奕悻悻然收回了“这位前辈心性不错”的看法,漫天酒液,如龙蛇狂舞,被石棺上的枯瘦身影吸入腹中,酒坛破碎,连同坛身都被震成了瓦片,化为齑粉,彻底的湮灭!

鲸吞!

悠悠酒气,化为长蛇,随着枯瘦身影吞吐,蒸腾出一片雾气。

白色酒雾缭绕。

石棺上的黑袍人回过头来,看到了宁奕准备伸出手指触碰笼牢光柱的动作,沙哑开口道:“如果你想试一试魂飞魄散的滋味……那么便试一试,看看这座笼牢到底能不能把你湮灭。”

宁奕吓得连忙抬起手。

魂飞魄散?

他摘下一根发丝,呈递到那座光明笼牢的通天古柱之前,发丝在柔和的微光下拂动。

黑袍人嗤笑道:“一切死物,都不会触发阵法,你伸手握住柱子。”

宁奕摇了摇头,苦笑道:“晚辈只是好奇……从未见过如此玄妙的阵法,这是前辈所作?”

小心翼翼的试探。

这位前辈,是自锁于此……还是被更强大的人锁在了这里。

如果是后者,那么宁奕暂时还无法接受。

石棺上

的黑袍人没有回答宁奕,只是冷笑一声,道:“世上谁敢锁我,世上谁能锁得住我?”

他微微一顿,冷漠道:“吾只是不愿出去罢了。”

宁奕挠了挠头。

这位前辈说话……还挺。

有趣的。

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岁月沧桑,说话的腔调听起来的确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当宁奕真正接近他后,却没有太多的畏惧,不知为何,竟有一些亲切。

宁奕笑道:“前辈还要酒吗?”

那位黑袍存在冷哼一声,并不言语。

宁奕从剑气洞天内,搬出了剩余的几坛酒,放在光明笼牢之前,他没有急着将这些酒推进去,而是诚恳道:“前辈……我姓宁,单名一个奕字。”

黑袍人皱起眉头,“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

宁奕憨笑道:“五百年前,陆圣先生来这里送酒,五百年后,我也来送酒……这么多年孤寂,前辈总是会觉得无趣的吧?若是不介意,宁奕以后可以常来这里,陪前辈说说话,顺便多带一些酒……天南海北的,只要前辈想喝,宁某一定送到,管够。”

宁奕微微一顿。

他注意着那位黑袍人的反应,确定对方没有动怒,才恭敬道:“前辈可否给宁某解答几个问题……这几坛酒,就当做谢礼。”

石棺上的黑袍人,冷冷望向宁奕,道:“你是在与吾谈条件?”

宁奕直接把几坛酒送了进去,认真道:“绝无此意……前辈若是不喜,晚辈以后也绝不搭话,不扰前辈清净。前辈想喝什么酒,依然会定时送来。”

黑袍人皱起眉头。

宁奕无奈苦笑道:“蜀山当年兴盛,全靠陆圣山主……只不过山主销声匿迹于人间,已有五百年。这座后山,也荒寂了五百年,我是这些年,唯一一个进入此地的弟子。”

黑袍人并没有急着饮酒,只是吊起眉头,缓缓转过脸来,道:“陆圣消失人间?不是存意欺骗吾?”

狂风吹起。

坐在石棺上的那道“枯瘦身影”,缓慢转过身来。

在这一刻。

宁奕与“他”对视。

宁奕的瞳孔微微收缩,倒映出一张生满枯黄毛发的面颊,那根本就不是一张人脸……尖嘴猴腮倒栽桃,眉尖挑起两抹桀骜,鬓角的枯黄发丝随风飞扬,黑袍被风吹的向后抛起。

这位存在。

根本就不是人。

“砰”、“砰”、“砰”的三声!

那只披着黑袍的猴子,动作矫健,双手撑着石棺落地,瞬间三尊酒坛破碎,酒气被他吸入腹中,漫天龙卷,水滴飞溅,他瞬息便来到了宁奕面前,一双火眼金睛满携着肃杀之意。

“嗤嗤嗤”的沸腾声音。

猴子双手握住两根光明笼柱,那足以焚灭众生魂魄的光明,只是在他的双手掌心灼烧,燃起一片白烟。

忍受着剧烈痛苦,他尖声道:“陆圣说要替吾取回兵器,一去就是五百年!”

两人之间只有毫厘之距。

近地宁奕可以看见,那位“不朽”前辈额心的毛发。

自己手中的“大阳之物”,就是他的发丝。

“五百年前,吾就被骗了一次。”

猴子盯着宁奕,一字一句问道:“而今……吾如何能够相信你?”

fpzw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